做最好的博客模板

女性如何兼顾职场和家庭 我已经放弃寻找答案了

  在这个意义上,我放弃了寻找答案。因为,我要探索的答案,从来不该是如何保证结果“一定很好”的平衡,而是在其实没有办法保证结果“一定很好”的情况下,依然与世界和自己,和平共处,百战不殆。

  一开始养娃为重,保胎4个月,产假休足9个月,因为自觉是个没法一心二用之人,要多一点时间适应妈妈的角色。幸运的是,麦肯锡支持停薪留职、延长假期。

  假期再长,总还要回去上班,谁让你生出了一台碎钞机——先不说奶粉尿布、钢琴英语,父母来同住,突然多了至少30平米建筑面积的刚需。

  麦肯锡挺人道的,安排我上了一个不用出差、不用见客户的研究项目,让新妈妈的生活相对可控。(所以这个项目上集中了2个孕妇、2个泵奶妈妈)。

  每天下午3点例会,我在北京、另一个泵奶妈妈在台北,准时各自关进小黑屋,脱下西装、解开衬衫、绑上泵奶器,开会泵奶两不耽误。戴着耳麦,对着电脑,忽略自己脖子以下正在发生的事。

  孩子一岁多断奶以后,我自认为已经把养娃项目带上了正轨,团队(父母、老公、阿姨)集训磨合完毕,我又可以出去大杀四方了——从此只要把把方向、抓大放小,给客户(女儿)足够多的见面时间、维护好关系就行了。

  于是我心情愉快地跳槽+转行。先去亚马逊,又跑去十分早期的创业公司当CXO。项目平稳运行两三年,客户和团队基本happy。

  她第一年上幼儿园十分顺利,饭量大、笑点低,属于比较讨喜的。但是中班开学后的一天,小人儿从二楼教室噔噔噔跑到了大门口,对着门卫要求“警察叔叔带我去找妈妈”。老师追下来、领回去,她又再次冲了出来。

  出差在外的我,接到电话,当然是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赶快买票回京。(那天队友的表现很赞,一直在安慰我,没有扩大负面情绪)。

  那一阵子,我父母和我公婆半年轮岗换人,我家阿姨膝盖受伤回去休养,我的出差正好变多,又赶上升中班换老师。

  我和队友先毕恭毕敬地接受了幼儿园老师“你们家怎么回事”的聆讯,然后小心翼翼在家圈养女儿10天以修复受伤的心灵,再经历了3周每天1小时左右幼儿园门口的告别安抚……这个坎儿算是过去了。

  打那以后,这个客户的优先级在我这里必须调高了。我这才算是进入养娃和工作排名不分先后的并轨操作。

  她喜欢iPad里的某叔讲故事,但她更喜欢赖在我身上听讲故事;以及不停问十万个为什么,在她问出比较高级的问题——譬如《头脑特工队》中住在大脑里的情绪小人“忧忧、怒怒、乐乐”的大脑里,是否也各有一组忧忧怒怒乐乐呢——我也不由萌生出“是该好好培养”的鸿鹄之志来。

  当“如何兼顾”这个问题变得更为突出和明确以后,这个答案,我也基本肯定了。

  不存在,因为我们追求的平衡,并非仅仅是时间与精力如何公平适当地分配,而是这种适当分配后,两边的结果都要依然很好。

  注意是“很好”,不是“还好”。有人说中国当前的主要矛盾是学霸家长和学渣儿童之间的矛盾。我承认学霸家长们接受“还好”而不是“很好”的胸怀,还有很大提升空间。

  公平适当的分配,总能做出决定。一天就24小时,一部分给它,一部分给ta。

  这个结论,首先基于我对“1万小时”定理的认知,大意就是:要想在某个领域有所成就,必须经过1万小时以上的锤炼。

  生完小孩后,我一直震惊于人类文明到了这个地步,每个新妈妈必须把浩如烟海的知识技能从头自学。从喂奶到哄睡,从发高烧到食物过敏,并没有一个程序可以把最佳答案直接下载到脑海里。(注意,下载到手机上不能算下载到脑海里。)

  女儿2个月大时,有过连续20天每天腹泻10次以上。我和队友跑了3家医院共计10次,面对大夫们莫衷一是的委婉答案、彼此冲突的诊疗方案,我明白了现代医学并不如我曾经以为的那么全知全能。

  于是,作为养娃这个项目的灵魂人物,每个妈妈都要投入这许许多多个1万小时,奋斗在这亲力亲为、去伪存真、融会贯通、因地制宜的理论结合实践的路上。

  人类所有的研究与经验,都是你的资源,但它不会自动生成一个答案,不会自动铸就你的生活,不会自动灌溉出你的孩子。

  哪个领域都有大量的专门知识,大量的信息不对称。我小时候虽然是学霸,毕竟高考有范围的,现在我终于懂了什么叫“知识的海洋”!

  此外,这个海洋的边界,还不断随着孩子的长大而蔓延生长,尤其如果你生活中刚好有几个遨游得特别欢实的学霸家长。

  在女儿音乐班上,一个学霸家长介绍经验:“为孩子学琴练耳,家里刚换了一台配置高级音响设备的车,行车途中放经典CD,从而保证她360度无死角生活在品质音效中。”

  任职过麦肯锡、亚马逊、4年就在纽约上市的创业公司,我敢说一句,我见识过“敬业”两个字是怎么写的。

  但凡做出过点成绩的人,谁还没几个悬梁刺股的故事了。想做好一件事,固然有方法与运气,但时间和心血,总是要扔下去的。

  那么,积累1万小时的速度慢一点,人家花三年的,我花五六七八年,行不行呢?公平地说一句,也许可以。但是更多情况下,并不可以。

  如果:公司文化整体比较支持女性发展、默认夜晚周末假期是私人时间、工作时间地点有灵活度、行业和公司节奏稳定,氛围不是往死里拼、你多少积攒了经验能力和信任度,有一些谈判的价码……

  但是,这不是中国(和全球)职场的标配,同时我们自己也会出于各种原因,权衡放弃相对舒服的环境。

  《疯狂动物城》里表现兔子Judy在警官学院的努力,深夜一边做仰卧起坐一边看书,配着很燃的BGM——这个画面就是大多数老板团队客户投资人对我们的期待。要燃,要很燃,要非常非常燃。

  那么,一边搂着孩子(更多是被死死抱着),一边回答十万个为什么的妈妈们,还能一边看书一边仰卧起坐吗?

  像陈粒的歌里所唱:“看我痴狂还看我风趣又端庄,要我美艳还要我杀人不眨眼,图我情真还图我眼波销魂……”

  不可否认工作和养娃是有协同效应的(彼此促进)。要养娃的妈妈,虽然在职场上心有牵挂,但总体是更珍惜工作的——要么为了经济原因,我得给孩子更好的条件;要么为了精神原因,我不能为孩子失去自己。

  在工作中,带娃这个事情,逼着我这个半辈子从未学会“排优先级、抓大放小、授权团队”的人,不得不开始练习。不算坏事。

  身为职场妈妈,也让我和共事的职场妈妈更能协作——我们知道各自的娃每天几点倒,所以几点可以重新上线;我们知道最近谁家的娃发了烧、蛀了牙、配了眼镜;谁老公又双叒叕出差,谁买房被上家毁了约,谁跟老公亲妈和/或婆婆撕了一场……

  这一坨坨五光十色的鸡毛对工作产生或大或小的扰动,职业妇女们相互关照、团结奋进。

  而带孩子这个事情,用上了我在职场上历练出的所有技能——当我五岁的女儿流利地说出“妈妈明天要交暑期生活的PPT,文件太大了你带个U盘”,我揉揉眼睛,确定不是我老板附体了么。

  可是,即使有协同效应,坦白说,养小孩这个事情,让我成为一个我自己更想成为的人,但并不一定让我成为一个我老板更想要的人。

  所以呢,我朋友马曳曾写过:“站在SS的位置上说女人其实可以拥有一切,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。它暗示你如果事业不够强,或者家庭不够好,是因为自己不够强大。”

  确实如此,刚刚退隐的天后安室奈美惠一直是个好妈妈,据说每天早上6:00起床给儿子做便当,同时坚持18:00以后不排工作,很值得尊敬。不过,19岁就是天后的她,我等凡人不能比。不然,你跟老板去划一个18:00以后坚决不排工作的线看看。分分钟失业。

  比如我自己,一边身心俱疲,一边乐此不疲,无非仗着——四位老人还都身体健康,老公比较给力,有个年中无休的阿姨,以及工作时间有灵活度。

  有些工种,就是不可能每天回家吃晚饭陪娃哄睡,即使我愿意9点重新上线个泵奶妈妈的项目上,我每天夜里12点到家,再泵奶1小时)。

  那么,既然平衡是不存在的,我怎么办呢?总不能不过了。我只说一条吧,就是把所有用来纠结的时间都省下来。

  你喜爱工作或者必须工作,找到一个勉勉强强的平衡,然而一有风吹草动,心里又会惊起一滩鸥鹭。

  你孩子病了,你家老人病了,你孩子班主任召见你了,你孩子音乐老师说,最好同时学钢琴和小提琴(于是上课接送陪练时间都要double),或者仅仅是,你女儿软萌甜糯嗲地呼唤一声,妈妈你能多陪陪我吗,又或者,你遇到一个非常想拉黑的客户,尽管你今生今世还从未拉黑过一个人,可这个客户分分钟在挑战你底线......

  于是你对着250条未读微信,忽然小孩让你抓狂的劣迹全都模糊了,你只想回家伺候你的软萌甜糯嗲。

  可是,你若回家了,小孩重新让你抓狂,也难保看到旧友新知们生气勃勃地晒出工作业绩,不会怀念那个如火如荼、意气奋发、升级打怪的世界。

  作为一个人格极其分裂的天秤座AB型血,为了解脱自己,终于有一天,我把“为什么要工作”的理由写了下来:

  1、我想赚钱。我绝对不算奢侈,但也没打算降级生活方式。让我回家带娃,节衣缩食,穷游欧洲,我不肯。张爱玲写过,一个人有样本事,总舍不得放着不用。我也舍不得;

  2、孩子父亲的养家压力小一点。当我站起来想辞职的时候,他总会说好,do whatever you want,那么我也想他有这个自由这样做。

  3、活着总要一点存在感,一点成就感。无论是正式工作还是半夜写公号,都是我不肯因为当妈就放弃的自我。这个成就感,光陪伴一个小朋友,我自认并不太够。小朋友成长什么样,也要顺其自然,我这个性格,把所有火力都集中到她身上,她会过得太惨;

  4、每个成年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哲学,而我总觉得人还是要自己养得活自己的,尤其是中国女性。那么我希望言传身教。

  “我已对此做出负责任的思考,我已对此做出负责任的决定,我愿意拥抱它的好处,我愿意接受它的坏处,这未必是最好的决定,但这是此刻我能做出最好的决定。”从此关上这个盒子,轻易不再打开。

  我对全职妈妈没有半分不敬的意思(其实我挺羡慕的)。如果我现在自己回家写稿出书可以养家,我会欣然回家的。

  一旦不再纠结,其余只是生活管理和自我管理上,持续地摸索、练习和局部优化罢了。

  当家事需要我们站起来就走的时候,我们站起来就走,什么也改变不了我们是母亲的事实,不必上纲上线自我怀疑是否足够敬业。(别人怀疑,自动屏蔽。)

  当工作需要我们站起来就走的时候,我们站起来就走,什么也改变不了我们要好好工作的事实,不必上纲上线自我怀疑是否算是称职的母亲。(别人怀疑,自动屏蔽。)

  今年夏天,我早早安排了带妈妈和女儿去度假,临行前公司突然有全天的重要会议。我没有取消休假,只是在湖光山色的酒店里,打了整整9个小时电话。

  远程开会,效果多少打折;虽然休假,也没陪好小孩。我只是已经放弃了豁出去选择其中一边做到极致的姿势。代价总是有的,我只是接受了它。

  夜深人静时,会议结束、娃也睡了,我跑到楼下大堂对着湖光山色喝了一杯。明天还会降临,会还要开,娃还要醒,但这一杯先开开心心地喝下去。

  在这个意义上,我放弃了寻找答案。因为,我要探索的答案,从来不该是如何保证结果“一定很好”的平衡,而是在其实没有办法保证结果“一定很好”的情况下,依然与世界和自己,和平共处,百战不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