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最好的博客模板

35岁女人的自白:乳腺癌夺去的不仅是胸还有家庭

  2017年《中国肿瘤登记年报》显示,我国每年新发乳腺癌病例约27.9万,而我们喜欢的那些明星也曾包涵在这个数字里。

  她的死,带走了一代人心目中的二次元,她的死,让我们再次正视乳腺癌对女性的伤害。

  有人说,“世界上再无樱桃小丸子”;有人说,“小丸子,不会再陪我们长大了”

  我们在报纸、新闻上看到过无数个患有乳腺癌的悲惨例子,这位不速之客不留情面地剥夺了一个女性做妈妈的权利,也剥夺了她的生命。

  一场场悲剧成了过眼云烟,可再想起来身体还会不停地发抖。有人说“世上所有的事,在生死面前都是小事。”

  在某篇杂志上看到一个关于乳腺癌的故事,看完之后也没想明白是幸运还是不幸。

  Elisa,27岁,在北大新闻系毕业,她随性、乐观、有理想,她有一个很有才华的男朋友,她还有很多想要去完成的事情。

  她的左乳房上长了一块包,疼痛难忍的她只好去医院进行检查。她躺在手术台上等待命运之神做出“审判”。

  当她看到手术台又来了一个新病人时,心里说不清的难受,她不知道还会有多少病人在这个无情的走廊里等候命运的判决。

  那一年,她成了一个离不了假发和假乳的女人;那一年,她男朋友拿了哈佛的全奖飞往波士顿;那一年,一段美好的感情结束了。

  白桦(化名)不是一位长相惊艳的女人,但是婀娜多姿的身材十分出色,大家都称她为民间林志玲。

  正因为这,她自信又美丽,老公对她百般呵护,女儿越长越漂亮,一家人幸福快乐。

  她患了乳腺癌,命是保住了,但她少了一个乳房,一头乌黑的长发变成了秃脑袋,身材也越发臃肿。

  她变得越来越古怪,爱瞎琢磨,写遗书、怀疑丈夫出轨,乳腺癌夺走了她的乳房,也毁掉了她的家庭。

  很多癌症治疗者在切除乳房后往往不能自我接受,她们饱受化疗带来的各种痛苦;饱受着精神折磨;他们害怕别人说自己是“怪物”,害怕游泳洗澡的时候吓到别人,害怕自己的“不完整”得到别人的否定。

  我们不想再看到女性因为乳腺癌饱受精神和身体的痛苦,我们想要努力去遏制这种悲剧的发生。

  郑惠正在节目中分享了女性患乳腺癌的高发期是在40岁—50岁,检查最好从35岁开始。

  “一个癌症的开始大概是在我们看到的前5年,所以从35岁开始检查比较好,有家族史的线年。”

  对于如何预防和发现乳腺癌这个问题,郑慧正博士分享了4个检测乳腺癌的方法。分别是日常触摸检测、超声波检测、钼靶检测、核磁共振检测。